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腐眼看人基
    当晚,顾长笙把这件事简明扼要的陈述给苏蔷,哪知竟被这丫疯狂追问。

     一朵蔷薇出墙来:对方很帅?

     笙歌萧萧:嗯……还好。

     一朵蔷薇出墙来:什么类型?

     笙歌萧萧:五官端正,干净耐看,声音很好听。

     一朵蔷薇出墙来:年纪多大?

     笙歌萧萧:大概……跟我们差不多吧。

     一朵蔷薇出墙来:要联系方式了吗?

     笙歌萧萧:这个……不太好吧。

     一朵蔷薇出墙来:QQ?微信?手机号?人人?微博?支付宝?

     笙歌萧萧:……没。

     一朵蔷薇出墙来:等,等等。对方是外卖小哥的话,之前的话算我没说

     笙歌萧萧:苏蔷小姐姐,你犯了严重的偏向性错误。

     一朵蔷薇出墙来:顾长笙小妹妹,你现在为了一面之缘的男人就对你的好闺蜜我进行人身攻击,你这是非常典型的见色忘义。

     笙歌萧萧:……

     一朵蔷薇出墙来:还有,喜欢他连联系方式都不敢要,算哪门子喜欢?你知道你今天遇到的这种阴差阳错事件,俗称缘分么?亲爱的大龄少女,你现在即将离开美好的大学校园,即将面临三姑六婆的紧逼追问,难道你想尝试与各路奇葩男展开无数次稀奇古怪的相亲?

     一朵蔷薇出墙来:打住!你可千万别对我说没有尝试过相亲,想经历一次试试看。我告诉你,绝对会让你悔恨到捶胸顿足。

     一朵蔷薇出墙来:你也别跟我说什么,“第一次见面就问人联系方式不太好”或者“会不会显得太没有礼貌太轻浮”这类的言辞,你知道你这样叫什么吗?

     一朵蔷薇出墙来: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一朵蔷薇出墙来:闷骚,闷骚你懂吗?

     笙歌萧萧:……

     苏蔷一开口,嘴炮功夫足以媲美机关枪。平时两人见面聊天,一旦“苏氏理论”一出,顾长笙几乎没有还嘴的余地。

     如今两人分隔两地,苏蔷又忙着实习,两人只能偶尔用聊天软件闲聊几句。苏蔷手速慢,又觉得用文字交流突显不出她的御姐气质,因此聊天记录里大部分都是顾长笙发出的消息,像今天这种情况,还是头一回。

     顾长笙被气得不行,没想到自己连续一年吭哧吭哧地码字,手速也抵不上苏蔷今日的突飞猛进,最可气的是,她竟然无力反驳。

     就在顾长笙绞尽脑汁搜刮措辞,准备一雪前耻之际,话题因一通电话被迫终止。

     千里之外,置身于繁华大都市,没日没夜工作加班好不容易才有点休息时间的精致女郎看到来电显示时忍不住低骂一句“万恶的资本主义家”,却不敢有片刻怠慢迅速接起电话。

     柔顺温软的轻笑声在狭小寂静的单身公寓内回响,网线那端的顾长笙根本无法想象烈火玫瑰竟有剔骨拔刺的一天。

     磨平棱角,戴上面具,苏蔷依旧是苏蔷。

     *

     顾长笙返校这天,天空一扫阴霾,露出难得一见的暖阳。

     南方四月天,气温早已回暖,加上阳光暖烘烘的照在身上,说不热,倒有那么点燥。

     还是上课时间,校园里来往的人并不多,但大学终归不比初高中,课程安排相对灵活,课外时间比较松散,校园里一天二十四小时,有十六个小时都洋溢着青春气息。

     顾长笙一面感慨自己即将飞逝而去的大学生活,一面打开通讯录找到沈蕴的号码拨过去。

     半响,电话才被接通。

     “笙笙?”对方似乎在睡觉,声音有些瓮声瓮气。

     “嗯,我刚到学校,中午一起吃饭吗?”

     “好啊,现在几点?”

     “十一点二十,一会儿我去你宿舍。”

     “好。”

     顾长笙先回宿舍放下行李,简单整理一番,见时间差不多,背上包往隔壁宿舍去。

     离规定的返校时间还有大半个月,大部分应届生并未返校,整个楼层过道,除顾长笙以外,冷清得可怕。

     顾长笙漫不经心地敲响隔壁宿舍的门,本着对沈蕴的了解,敲几下后,便安安静静地站在门前低头看手机等屋里的人起床开门。

     这时通知栏上弹出一条消息。

     顾长笙手指一顿,下一刻便毫不犹豫地点开作家助手,书评一栏上红彤彤的“1”让她露出一笑。

     “气,好气!不要告诉我最后男主不是沈钰!说好的甜宠撒狗粮虐女配虐渣男呢?作者菌是想搞事情吗?!”

     ID很陌生,不是写手群里所熟知的那些,从评论的内容看,应该是名野生读者。

     顾长笙点开回复框,打出几个字,又迅速删除,手指停留在屏幕上良久未动。

     就像评论里说的,她的文没有虐渣虐女配,没那么多狗粮也不够甜宠,在众多网文中,算得上平淡无奇的那一类。

     没有亮点,没有新意,自然没有市场。

     想到这里,顾长笙心里一阵烦闷,索性收起手机,懒得回复。

     “等我洗漱一下。”沈蕴打开门,睡眼惺忪的看她一眼,转身往椅子上一坐,十分不雅的打个哈欠。

     顾长笙没答话,径直走到苏蔷的桌子前,手指在椅子上划过,见上面没什么灰尘,这才放心大胆的坐下。

     沈蕴拿着杯子和牙刷去洗漱池刷牙,趁着接水的空档问她,“你怎么这么早?”

     顾长笙在校外租房子的事,沈蕴和苏蔷都知道,照常理说,她应该待到临近返校日期才会回来。睡梦中接到顾长笙的电话时,沈蕴脑子发蒙,嗯嗯啊啊打完电话又睡过去,这会儿睡醒了,脑中的疑问也清晰起来。

     “回来写论文。”

     沈蕴叼着牙刷看她一眼,懒得打击她。

     沉默片刻,顾长笙问:“你写了么?”

     “题目都没定。”

     得到满意的答案,顾长笙安心了,“那我就放心了。”

     “……”沈蕴翻个白眼,咕噜咕噜的漱口。

     两人走出校门,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

     “苏蔷说,她大概得月底才回来,到时候直接交初稿,交完初稿过几天还得回事务所。看到她这样,我算是明白一个道理: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

     沈蕴挽着顾长笙的手臂侃侃而谈。

     “你说像苏蔷这样的,出去都混得这么艰难,换成我们俩还不一定混成什么鬼样。难怪我妈非得让我考研考公务员考事业单位,以前老是认为这种吃喝等死混日子的工作,无聊又没出息。现在想想,万千群众都赶着上的,肯定是康庄大道啊!都怪当初太年轻,没想到……咋啦?”

     话音迅速转弯,沈蕴顺着顾长笙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那人群之外的绿油油的香樟树下,站着位超凡脱俗的白衣青年。

     未等她大脑有所反应,身旁闪过一道黑影,而后白衣青年面前多出一人来。同样清隽的面容,同样修长的身形,只是白衣青年面色无奈,黑衣青年挂着得逞的笑意。

     沈蕴愣怔地望着这和谐美满的一幕,一黑一白两种颜色在她脑中交汇碰撞,炸出五颜六色的火花。

     拽着顾长笙的手紧了又紧,内心的喜悦之情脱口而出:“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么美好的爱情!”

     “……”腐眼看人基!